清眼看世界 埃文斯顿:北风清冷

888次浏览 百度收录
网址:http://www.tudoudvd.com
网站:江西快3

  

清眼看世界 埃文斯顿:北风清冷

  埃村为促进环保,也规定超市商场等不能再无偿提供购物塑料袋,可超市的解决办法不是简单的塑料袋有偿购买,而是首先将免费提供的购物袋全部换成了纸袋——顾客是上帝,如果塑料袋收费那顾客就不开心了,顾客不开心那还得了!纸袋虽然不太好拿,也没有塑料袋结实,但顾客多少能够接受和理解。 埃村是安全的。这里是富人区,居民多是不愁吃穿的白人,就是半夜十一二点走在街上也基本上不用担忧。但往南一些的卢普区(也就是芝加哥市中心)就稍显复杂,再往南的中国城前几天发生了一起治安事件,而在更南边的黑人区,比如芝大附近,持枪抢劫就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我交换的学校是西北大学,主校区位于芝加哥以北大约二十四公里处的埃文斯顿,中国留学生叫它「埃村」。 我还在我家后门遇到过另一个正搬运废品回收箱的黑人小伙,当我们目光接触时他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躲闪,扯起自己连帽衫上的帽子遮住了脸。 我在家门口的地铁站遇到过一个黑人小伙,他仅仅因为担心自己会在空无一人的半夜吓到我或至少引起我的误会而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替我扶门; 这个有着近两百年历史的小城紧邻密歇根湖,花园遍布,美丽宜居,作为芝加哥的住宅卫星城,目前人口七万五千左右。因为它安静祥和,所以尽管我选的四门课中有三门的上课地点在芝加哥市中心,我仍然选择了住在村里。 然而埃村的人们不这么想。他们眼里的可持续发展不是减少眼前的消耗以造福子孙后代,而是开发循环经济的价值来提升每一代人的幸福感——果真技术能到了这一层的话,才是大智慧。 我一位同学前些日子在芝大闲逛,听闻一天内发生了三起持枪抢劫案,吓得缩回屋子里连超市也不敢去——要我我也不去。 随时随地,清小华将一如既往为大家提供最新鲜的招生资讯。我在清华等你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来之前大家纷纷叮嘱我,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出门一定准备好至少二十刀的现金带在身上防身,这导致我紧张了好几个晚上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至于这具体的数额,据说是因为某毒品的单价是二十刀,如果遇到抢劫,给对方够吸一份的量就能保住安全。 粗略想来,芝加哥这一片文化极其丰富杂糅,居民来历复杂,近年又常常见到各式各样的枪击案,肯定不怎么安全。然而到这儿才发现,曾经只有耳闻从未得见的所谓「富人(白人)区」、「黑人区」的划分竟如此清晰明确,这远远超出了我的意料。 依我从小接受的勤俭节约的教育,可持续发展意味着最大限度地减少资源浪费,而减少浪费意味着减少不必要的使用。所以我会自觉地拒绝各种塑料包装、各种一次性产品,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纸盒也想留着多用几次,直到坏了扔掉,也算充分实现了它的价值。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民间团体,一个强调自己无党派并强调自己的政治属性的民间团体,一个以宣传环保思想和宣扬科学价值为己任的民间团体。他们目前正在致力于推动碳排放税的立法投票,下个月将组织一千名志愿者前往华盛顿特区分头游说国会议员。你简直不能相信他们有多认真,除非你参与了那样一个环境轻松有吃有喝的会议,然后看到了他们怎样严肃地一条一条讨论文件的内容,讨论来自专家学者、媒体编辑、地区议员的对文件的意见建议,讨论宣传PPT的制作和宣讲现场的布置…… 第一次听说芝加哥是因为百老汇歌舞剧《Chicago》,热情、冲突、爵士,成了我对它的第一印象。今年三月中旬到了这里,却发现这远不是芝加哥的全部。 就像人一样,城市是有性格的,人的性格一些来自基因,比如喜好;一些来自家庭,比如神情举止、脾气缓急;一些来自家庭以外的社会,比如憎恶。就像埃文斯顿的性格,一些来自地理,比如清爽;一些来自历史,比如沉静;一些来自社会位置,比如优雅,和那么一点点高冷。 他们又对我说:「我们现在想推动各种环保政策,可总有人说『中国为什么不推动』。为了反驳他们,我们查了很多文献,做了很多调研,我们知道中国其实已经很努力了,而且在不少环保政策方面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其实美国才是什么都没有做的那个大国……」 诺曼·梅勒说,「芝加哥是一座伟大的城市,它也许是美国硕果仅存的伟大城市」。在我看来,芝加哥算不算「硕果仅存」难说,但它的确是一座「像我想象中那样的」美国城市,而埃村就是我想象中的富足的美国小镇。 曾有人告诉我,看美国一个地方富不富裕,可以看教堂的数量和规模。埃文斯顿百十米内必有一所教堂,不是都很大,但都很精致。 芝加哥一年四季多风,别名「风城」。每当我站在埃村的湖边吹着清冷的风眺望芝加哥市区的天际线的时候,我都会想:应该到这些摩天大楼后面去看看,到南边去看看。 我是在一次因好奇而去凑热闹的科学游行上遇见他们的。当时我不认路于是随机找了个看起来面善的阿姨问路,那个阿姨正是这支民间环保游说团的骨干,他们也来到自埃村,邀请我参与了他们的会议。 我不知道美国其他地方如何,但埃文斯顿的垃圾分类回收做得很好,而因为循环利用做得好,所以各家商场都喜欢过度包装,所谓「有技术,任性」。 他们对我说:「报纸上说中国的环境现在不是很好,我想大概是因为你们就像当年的我们一样,先努力发展经济,然后才有技术和资本来保护环境……可是我们现在很担心啊。我们当年为了治理环境花费了大量心血,但是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人因为没有经历过那段时间,他们又开始破坏环境了……」 本文作者系新闻与传播学院15级硕士研究生,于今年三月起去往美国西北大学梅迪尔新闻学院交换。这篇文章中,作者与我们分享了她眼中神秘、冲突和发展并存的芝加哥。 一群富足的、六七十岁的已退休大学教授、高中教师、艺术家、记者,每日循规蹈矩,为了照顾家里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孙儿孙女和金毛萨摩忙得晕头转向,恨不得瘫坐在沙发里再不起身。然而一到周末,他们兴冲冲翻出纸板掏出画笔,细分埃迪琼斯的战术重新思考植物欧文法2018-12-28 10:42:29,五颜六色地设计一副属于自己的标语,提着站上一个多小时的地铁,从埃村去芝加哥市区参与游行。每个月,他们在其中一人的家里举行会议,分派工作,联系议员,起草法案,推动投票。会议还有从各地专程赶来的大学生参与,为年迈的队伍注入青春的活力。 芝加哥是一个多种族的城市,黑人和白人各占大约40%,亚裔占3.5%。大芝加哥地区包括芝加哥市和周边的七个小城,从北往南,人口结构由以白人为主逐渐向以少数族裔为主转变,分层明显。 我去一家商场买东西,按照冷冻的生鲜、冷藏的蔬菜、水果、日用品等等分类,我自己估计最多只需要装五个袋子,如果按照我在国内买东西的习惯,那两个袋子就足够了,可是商场给我装了十个。 然而事实上,尽管「政治正确」削减了我们所能眼见的对黑人的歧视,但歧视从没有表象和本质之分。台上的黑人可能成功,但就像前文提到的,白人区与黑人区赤裸裸的分界从未模糊。歧视带来的物质的损失是其次,心理影响才是最应当引起重视的。而更可怕的是,心理影响是会深入文化进而代代相传。 「限塑令」在中国国内早几年就实行了,目的是促进环保,限令规定超市等提供的购物塑料袋必须有偿使用,不想掏钱那就自己带个购物袋。 埃村人少,一整天到处都没有什么声音。走在路上偶尔与对面走来的行人目光接触,往往微微点个头,轻轻地就过去了。如果是孩子那就热闹些,瞪着大眼睛看你,然后咧着嘴咯咯地笑,但也还是轻轻的。 我在埃村深夜的路上遇到过一个中年黑人男子,他为了不让我有被尾随的恐惧而拼命加快脚步走到我前面; 因为种种历史原因,伊利诺伊州是坚定的选举州。与其他城市一样,现在的芝加哥推崇自由平等,强调政治正确,对待占其人口近四成的黑人群体更是不敢不敬。每当有游行或者集会活动,总会有至少一位黑人被邀请上台演说,以平衡演说者的种族比例。而当这位黑人开口强调自己的黑人身份时,人们会报以更热烈的掌声。